似樂如華 珒碧開璉

關於部落格
  • 13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神幻之黓 第一章

話說米達爾他可是魔王路西法的兒子,魔界的王子。但~~卻不得魔王的寵愛。 也不能怪魔王啦...誰會想得到魔族之王所生的孩子竟然是金髮淡褐眼的,而散發出的氣息雖帶邪氣卻以溫暖的氣息居多..... 據說~~生出他的女人,在他一出生就被魔王下令處死,為什麼留下他??也是為了凌虐用的,成天被大臣們與自己父親當作發洩性慾的工具,之後.......又被魔王在身上放了”腐蝕之蛆”,承受著劇烈的痛處,無力改變一點一滴被腐蝕的自己 但是.....悲慘的人生也會有結束的一天,那天魔王召見了身體已經腐蝕到一半已見骷顱再加上半掉不掉的垂肉的米達爾,跪在面前的米達爾身上散發出來的腐敗味,令魔王感到一陣愉悅 聽說那時的魔王抱著偷抱來的水族王子,不習慣魔族邪氣的水族王子一直大哭不己,很難得的魔王並沒有動怒,只是不知如何是好,他還不曾哄過孩子呢~~沒想到水族王子看到了米達爾之後一直「伊修、伊修」的喊著要過去米達爾身邊,因此...魔王便抱著水族王子走到米達爾面前蹲下,只見水族王子絲毫不害怕地撫上一半已變骷顱的臉,當那小小的手碰上了米達爾的臉時,米達爾的淚水也滑落了下來 我想這一刻的他必定感受到了救贖,而腐敗的身體竟然也在水族王子的觸摸下慢慢地復原,看著安定下來的水族王子,魔王將水族王子抱給米達爾,對著米達爾說「聽好了,他是你弟弟”幻”,從今天起,你的生命是屬於他的,以後再也沒有”米達爾”,以後你的名字叫做”伊修達爾”,知道嗎~」 抱著在懷中漸漸睡著的小小生命,感受到未曾感受過的溫軟,使得米達爾,不~伊修達爾有了活下去的目標與希望 真希望自己也能得到一個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人... 能帶自己脫離這個環境... 人生的最大樂趣就是到黓中最出名的LOS酒吧,點一杯水,坐著看過往的商旅人,咦~你問我為什麼點水喔~~這當然是以我整整一個月所賺的錢,再扣取生活費後,只能在LOS這個高級酒吧點一杯水...說起來還真可悲阿..... 明明這裡不是屬於自己該去的地方,但是這兒的女老闆”伊蓮娜”可是自己能訴苦的唯一對象呢~~對了!!忘了說,這間LOS的老闆有兩個人,一個是伊蓮娜另一個是伊蓮娜的哥哥”伊闓”,不過...伊闓可是個狠角色,上次我看到有一個羊魔人在糾纏著伊蓮娜姊姊不放,在他那鹹羊手都快碰上伊蓮娜姊姊的酥胸時,「刷──」的一聲,那羊魔人就被伊闓用總是背在身後鐮刀從中劈成了兩半,你沒看到當時~整個LOS酒吧的人嘴巴張得可以塞下一枚龍蛋,哈哈哈哈~雖然我也是...天阿~~~切的真俐落,內臟什麼的整整齊齊的分為兩半,他如果去當屠夫一定很適合.....這種事情在心中想想就好了,要是說出來....就算伊蓮娜姊姊想救我,我的下場可能也像羊魔人一樣吧!! 照例,我走到吧台前坐下,開口說「我要一杯白開水~」說著又看到伊闓不削的瞄過來一眼,瞄阿、瞄阿~瞄死你,不削就不削阿~面子又不能當飯吃,就在正想著時,伊蓮娜已經拿了一杯水放在我桌前,對我扎扎眼~拿起玻璃杯遞到鼻下搖了搖,微微地的酒香傳進鼻內,疑惑吧!!哈哈~為什麼會有酒香呢??因為阿~~~伊蓮娜姊姊很明白以我的卑微的月收入只能點杯水說,因此她都會偷偷滴幾滴來自於紶毓的果香酒入水中,當然是趁著伊闓不注意時... 伊蓮娜姊姊阿~身高約1米7初,有著一對狐眼,小小的嘴唇加上高挺白皙的五官,紅褐色的長髮直繼腰間,而伊闓雖然長得跟伊蓮娜一模一樣卻完全的不同,身高約1米85,明顯的五官,勾劃出濃厚的男人味,那勾人狐魅在他臉上卻變成了英氣分明的利眼,總是緊閉的嘴唇似乎帶著無情,黑紫色的長髮隨意的繫著.....反正再怎樣,還是伊蓮娜姊姊長得好看啦~~ 一個自己對他沒好感的人再怎麼說還是沒好感.... 伊蓮娜姊姊在我面前身體往前傾,那被紅色緊身洋裝似乎已經擋不住快爆出來的白皙渾圓,天知道~~~>< 我絕對對伊蓮那姊姊沒有非分之想,只是...太誘人了,身為男人不看...一定是柳下惠........我可不是他....所以我死死的盯著看 「小黓兒~看夠了嗎~~~~」如鈴鐺般的脆耳聲音在我耳邊响起 「呵呵~呵呵~伊蓮娜姊姊,別這麼小氣嘛~~~~」我討好似的對伊蓮娜姊姊笑著 「真是個孩子阿~~~」說著往我頭上輕輕的敲了一下,我笑著看著她,伊蓮娜姊姊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不過她總是把我當成小孩,不管我如何的抗議~~>< 「小黓兒~~我明天和伊闓兩人都不在喔!!」咦~~~等等、等等....伊蓮娜姊姊剛剛說什麼....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個月的努力都是為了月底的兩天可以賴在LOS酒吧中,姊姊你說的明天不在,那....... 「咦咦~~~姊姊,你在開玩笑吧!!」 「小黓兒~~~,明天~~店依舊開著,你還是可以來阿!!有人會代班的~~^^」 就算開著,還有代班的人,但是~又不是依蓮娜姊姊阿!!可不會給我酒喝阿...「唉~~~~」 似乎是看出我的想法,姊姊她接著說「很難得喔.......」 「啥??」看到引起我的疑問,姊姊又說 「要見到他.......很難得喔!!也許~~~~,你會有所收穫喔!!」 很難得???收穫?????? 「他很厲害嗎????」我脫口問出 只見伊蓮娜姊姊搖了搖頭說「他人很好~~~^^」 人很好 = 有酒喝,至少在我的定義是畫上等號的!! 「嘿嘿嘿~~~伊蓮娜姊姊我明天一定會來的!!」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對囉~~明天如果他忙不過來,記得幫他一下!!算我拜託你~~」 痾..............既然是伊蓮娜姊姊難得的拜託,我當然一定幫到底阿!! 「放心吧!!伊蓮娜姊姊~~我一定會努力的~~~~>< 」我激動的站起來,大聲的回答 唰─,的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身上,痾.....我承認我是有點樂昏頭了啦!阿~~~好丟臉喔!! 伊蓮娜姊姊「咯咯─」的笑著,伊闓手摸了摸他背後的鐮刀,痾........不會想砍了我吧!!(汗...) 「那就拜託你囉~~~」說著還拍了拍我的肩「到時再給你謝禮喔~~~^^」 「嗯嗯嗯~~~~」天阿~~~~有好處撈,我一定會來的~~~^^ 隔天一到中午,我就踏入了LOS酒吧,一個平時絕對不會聽到的問候語,竟然在此地響起 「歡迎光臨~~~」 啥????歡迎光臨.....= =,不會吧!!我們魔族與來往此地的商旅之人都是大喇喇的,所以一般來說,這裡的商店和酒館等等的都不會招呼人的,伊蓮娜姊姊找來代班的人還真有意思阿!!走到吧台前坐下,看也不看就說出「給我一杯白開水~」,然後打算靜靜的打量那個來代班的人 「好~~請等一下~~」 痾.....真有禮貌阿....聽得我渾身不對勁...抬頭想看看是怎樣的人,沒想到一看就傻眼了....忙碌的在吧台前後穿梭的身影,那臉蛋十足十的跟伊蓮娜姊姊和伊闓是出自同門的,傻眼.....真的只能用這句話來表示自己當時的模式....純黑的髮絲,跟伊蓮娜姊姊一樣的狐眼卻配上了金秚,黑色和金色交勾出一連串的高貴色彩,協調到如此的不可思議,一個轉身,那長長的黑髮在空中飛舞,帶著強烈的誘惑之力,讓人不自覺的受困其中,偷偷地瞄了瞄身旁的人,呼~~~不只我這樣,看看他們....口水都留下來了還不知道.... 「來~~你的水~~~~」 猛然回頭,金色光芒直接撞入我眼中,幾絲髮絲垂到我頭上,哇~~~~~靠得好近喔!!香香的味道撲鼻而入,他低下頭在我耳邊細語 「聽說你就是今天要來幫忙的人?記得喔!!喝完酒後,要來幫我喔~~~」 然後退開,用純真的眼神帶著淚光說 「我快累死了!!」 痾..........一瞬間將他上一刻的誘惑感給一次打碎,像是個多變的妖精, 一時純真一時邪肆,讓人無法捉摩~~~~ 酒.............. ,從來不曾喝過如果香純的酒過,那濃郁的香味,令人陶醉........... 坐在我身旁的妖狐族的人靠了過來,聞了我手中的酒純味,用驚訝的語氣喊出「月夜官的妲月~~~」 ?????啥?????妲月??月夜官???啥東東阿???? 他似乎看出我並不是內行人,便繼續說 「妲月竟然讓你這種不懂得品嘗的人喝,真是浪費.....倒不如,我用一瓶紶毓的果香酒跟你換手中的這杯妲月吧!!」 紶毓的果香酒也是酒中不算差的...這麼說來~~~我看了看,面前的那杯酒.......頓時變得金光閃閃的,喔喔喔~~~都是錢耶~~~~一塊塊的金幣疊成一層層的,妲月=滿滿滿的金幣 喔喔~~~滿滿的金幣,心動了耶....酒喝了就沒了阿!!倒不如跟他交換成 一整瓶紶毓果香酒,然後在轉手賣出,呵呵...包准那金額一定是我要死命活命賺上幾個月才有的,我才剛想到這,那幫伊蓮娜姊姊代班的人就開口 「不行喔~~~~」嘟了嘟嘴繼續說「這酒是我請他的,不接受轉換喔~~~^^」 「诶~~~~」我和那妖狐族的人同時發出可惜的哀嚎聲,不同的是他哀嚎著可惜沒辦法弄到我手中這瓶酒,而我是哀嚎著我的錢飛了.....怎麼會這樣阿~~~>< 不過那妖狐族的人腦筋動得也滿快的說,眼球轉了一圈說 「嘿嘿~~~大美人~~也請我一杯吧!!」 「啪─」的一聲,妖狐坐的椅子突然斷了一腳,而妖狐他人也直直地往後翻四腳朝天的跌了下去.....這~~~我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了?????難道是....那個代班的???我抬頭對上了金絆,他笑瞇了眼對我說 「阿~~~我還沒跟你說我的名字吧!!你好~~你可以叫我伊凡~~^^」 然後對我伸出了手,雖然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但是看到他的手伸出來,我也反射性的伸手握上 「痾........你好.....我叫黓~」 「黓???這裡的地名??你的名字跟這裡的地名一樣???」他用有些吃驚看著我,而我只能傻笑的解釋  「痾.....誰叫生我的那女人懶阿~~~~既出生於黓就名為黓,反正我們的存在對她來說並不重要!!」我停頓了一下「是.....不該存在的存在..」最後這幾句話含糊在口中 但是....伊凡看著我,眉頭猛然的皺了一下,彷彿有聽到我說的話似 「恩.........」 喝完妲月後,我便起身幫忙伊凡招呼客人,生意...意外的好,似乎是LOS酒吧不曾換過主人招呼,因此倒是很多看熱鬧的人來,眼睛全都死死地盯著伊凡瞧,然後再跟左右鄰居竊竊私語了起來,所說的無非是 「吶吶~~你看看他該不會是伊蓮娜同伊闓生的阿~~~」一名妖鳥族的說 「不會吧~~~他們可是兄妹阿~~這樣是...亂倫吧~~」一個尖鼻凸眼的圖魔族人說 「呵~~亂倫算什麼~~~~你看看那臉蛋~~~根本就一模一樣,根本就是伊闓和伊蓮娜兩人除以二嘛~~~」 .........= =除以二,真搞不清楚他們的思想....什麼除以二嘛.......話說這樣,我也轉過去看了伊凡一眼 伊蓮娜的白皙膚色+伊闓的褐黑膚色,除以二=伊凡嘟嘟好皮膚的顏色,伊蓮娜姐姐的陰柔+伊闓的剛強,除以二=伊凡的中性美,伊蓮娜姐姐的身高+伊闓的身高除以二=伊闓的身高.............= =等等....怎麼連我自己也開始懷疑起伊凡的身分了???可是....左邊一個說,右邊一個說...沒聽過三人成虎喔~~~~我完全陷入那個妄想中....好~~~~等等我要問伊凡看看他跟伊蓮娜姐姐的關係到底是怎樣???? 而其他人倒是靠近伊凡想攀起關係來,而伊凡也不是省油的料~三兩下就笑著打發那些色鬼們走了,我覺得最詭異的事是...為什麼那些人會笑瞇瞇滿足的走掉阿??明明連伊凡都沒碰到????我真的搞不懂??? 這般的忙忙碌碌終於到了凌晨4點打烊時結束,我累攤的趴在吧台上半睡著「呼~~~~我快累死了~~~~」 伊凡這時就站在我面前擦拭著透明水晶杯,放下笑笑的看向我說「你沒事吧~~~怎麼才一天你就感覺快累死了~~~」 「你不知道~~要應付他們那些無理的要求我可是克制了很久才沒把飲料潑在他們身上阿~~~」我移了移頭的位子唉怨的說 「呵呵呵~~伊蓮娜和伊闓可是每天都要面對這樣的情形呢~~~」 咦~~~伊凡不說,我還沒想到呢... 「伊凡...」我偷偷的瞄了一眼「你跟伊蓮娜姐姐和伊闓是什麼關係阿???」我先做好心理準備,就怕伊凡給我個大勁爆 「咦~~~你看不出來嗎???」我..我就是看的出來,看的出來你和他們真是該死的像才問的阿...此時伊凡又補了一句「我們是三胞胎兄妹阿!!」 啥????三胞胎????伊凡看著我呆愣的表情笑著問「要不然你以為我跟他們是什麼關係~~難不成當我是他們偷生的孩子嗎~~~呵呵~~」 痾.........我是真的那樣想的.......= =a,伊凡像是看穿我的心思,靠近低頭笑笑的問「黓~~你該不會真的這樣猜測吧!!」 「哈哈...哈哈...」我乾笑...再乾笑.... 伊凡突然迷濛的看向手中高高舉起的剛呈滿酒的酒杯,突如其來的問 「黓..........你相信命運是自己創造的嗎????」我著實的楞了ㄧ下,從來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想了ㄧ下,我回答 「我不相信.........」直直的對上伊凡的眼睛「我不相信自己能創造自己的命運..........如果真能自己創造的話,我就不會選擇出生在這裡,當那個女人的孩子.....」頓了頓,我拿起酒杯喝了ㄧ口,繼續說「也不用出賣自己的身體賺取卑微的薪水........伊凡~~~你說...我能相信自己能創造命運嗎~我能嗎~~」 ...........很明顯的在我面前的伊凡沉默了ㄧ下,然後做出ㄧ個令我傻住的事,那就是轉移話題 「對了~今天你來幫我,我好像還沒給你什麼回禮耶!!」 「痾...我以為妲月就是回禮....不是嗎???」很好~~~我竟然傻傻的真的被他轉移話題了,真要說~~絕對不是我笨,而是他的語氣太自然了,令我很自然的被牽過去 他不知道從哪變出ㄧ張紙,拿在手上晃呀晃的,最後放在我面前 「來~~~~這就當作是回禮!!」 這時.....我才發現,那是ㄧ張票,邊緣滾著銀色的絲邊燙金的字上寫著FREEDOM OF BOURG的來回票 「是飛船的!!」飛~船~這種東西就像是地球的太空艇ㄧ樣,不~~~我不是指他的構造形狀,而是指票的昂貴度....這張票~~可以讓我ㄧ輩子不愁吃穿了!!我疑惑的看向伊凡,不了解只不過是幫一下忙,有必要送那麼大的禮物嗎???? 「黓~~這張票送你,是往”自由之丘”的飛船,你有兩種選擇...」 「兩種選擇???」 「恩...一種是把票賣了,這樣子~你ㄧ輩子都不愁吃穿,但是你依舊會在黓這裡,過著你所熟悉的生活!另ㄧ種是坐上往”自由之丘”的飛船,賭注ㄧ搏,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了那裡,你可以把回程的票賣掉,得到資金,但是.....金額會很少,可能只讓你撐個幾年,但是....你有可能得到全新的人生,黓~~~我問你 ,你會怎麼做呢~」 聽著伊凡口中講出的話,加上那眼神,令我雞皮疙瘩不自覺的跑出來,冷顫從腳直穿頭頂,我...我會怎麼做...... 「由你自己決定吧!!」伊凡見我還呆愣在那裡便說「這是你...........這輩子第一次自己為你自己的人生做決定,好了~~我想你也該回去休息了,先回去吧!」 這….他在趕我嗎???看著伊凡ㄧ付趕人的態度,我也只能站起來說「那….伊凡~~我很高興認識你,那….告辭了」說完便往LOS酒吧的出入口走去 「黓….等一下!!」我疑惑的轉過頭看向伊凡,他繼續說「我想跟你約定一件事,再過284年就又到了8000年一次的月族母玥祭,我跟你約在下一次也就是284年以後再次在LOS酒吧碰面我會在這裡等你的!!」 聽到他如此的講,我說「你確定我一定會來嗎~哈~」 而他....只笑而不答,我看到此便對他揮了揮手瀟灑的走出LOS酒吧,伊凡給我的那張票,我一時還沒下定決心要如何運用它 離去的我並未轉頭,要不然...我會看到伊凡的頭髮和瞳色,在我轉身時便變了色 「祝你好運了~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